胖胖网赚网

云蹦迪、云综艺 | 灾难减震背后,这是一场社会自救吗?

胖胖网赚网

「谁说我无聊,我在云端飘着呢。」

疫情全民宅时代,“云玩法”火了。

在快手上,来自北京、青岛、长沙、苏州、成都、重庆等一二线城市的众多头部夜店和厂牌纷纷入驻,进行“云蹦迪”直播。北京一所知名夜店开播仅26分钟,便圈粉30万,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万+,点赞达到了300多万。

▲夜店直播页面

博主“谁家的圆三”也因为自己的“云睡觉”直播掀起了一场互联网狂欢。最初他只是因为宅在家无聊,想知道自己是否打鼾,醒过来后却发现,直播火了。

人气最旺的一晚,一共有1850万用户围观他睡觉。

▲博主“谁家的圆三”睡觉直播

同时,在综艺节目的停播浪潮之下,“云综艺”也应运而生。

湖南卫视在极短的时间内,推出了两档"云录制"节目。一档是由《快乐大本营》团队打造的综艺《嘿,你在干嘛呢》,另一档是《天天向上》团队打造的《天天云时间》。

▲《嘿,你在干嘛呢》里杜海涛与妈妈一起做运动

节目中明星卸下舞台光环,与观众增加了更多情感连接:杜海涛的健身、王一博的魔术、李维嘉给妈妈剪头发等等,成为了“宅观众”们“云娱乐”的样本。而嘉宾们游戏答题中赢得的口罩、资金,则会定向捐赠给疫情中有需要的人。

▲《天天云时间》中嘉宾们在游戏答题

云观影、云看书、云听歌、云约饭……
为了缓解宅家产生的负面焦虑,大家开启了视频,共同看同一部电影、同一本书,甚至相对着吃饭、喝酒,顺便在线分享感受。
“云”娱乐中包含着“围观”性质的狂欢,但这背后实则是我们孤独心理的宣泄
疫情使得我们的生活圈变得更加封闭,渴求通过社交来获取心理慰藉,由此越发依赖技术和外部的反馈。可外部世界总是无法提供足够的刺激和新奇,任何可预测和重复的体验都会让人觉得无聊。
因此,我们通过云娱乐中刷弹幕、打赏的虚拟仪式化活动弥补身体的不在场,通过新奇有趣的形式取悦自己。
正如前段时间大火的“云监工”一样,公众在参与慢直播进行围观的同时,把粉圈的亚文化元素“拼贴”到施工车上,其特有的娱乐特性将原有意义消解,娱乐要素压过理性的判断,人们在对其的凝视、玩梗中宣泄孤独情绪,也形成了一种集体记忆
▲为“挖掘机”天团打榜
除了个人无聊心理的宣泄,“云”玩法的火爆,也使得直播方式和线上业务的机会得到拓展。不仅是云娱乐,在线教育、远程医疗等线上业务使用也使得“云”的功能得到延伸。特殊防控时期,“云”业务以其自身的特色重度参与了整个进程。

疫情之中,“云”业务逐渐从个体的表达选择变为带有社会性信号的信息流通渠道,甚至在相当程度上补齐了众多媒体都难以触及的观察视角,并且高效盘活了供需信息的流通。

“康宝”是武汉雷神山工地上一个工人在快手上的网名。有时吃完饭,他便会举着手机给网友直播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,有时候他也会边干活边实时招工。有一次他在直播中问道,“哪位老铁会做木工,工地急缺”,两三个小时内就得到了相应工人迅速支援。

▲雷神山医院建设直播

前几天,四川给湖北捐献“儿菜”,当湖北人面对这种没见过的蔬菜一脸懵逼的时候,四川人便在快手、抖音、微博上拍摄视频教授做法,边教授边为对方加油鼓劲。

标签: 直播 疫情 业务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